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勒韦尔:我们很好地执行了教练安排,下一场要有相同心态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韩汐诺

“目前很多设计公司接的项目都几乎没有什么利润,有些是在亏本接项目。你不接,一大堆人排着队在等。”龚大勇是国内一家汽车设计公司的资深人士,他对最近的行业生存状况感到沮丧,“原来一工时收入大约在220元左右,很多年了都是这样,但是今年只有100元出头了。”

据龚大勇介绍,汽车设计公司作为主机厂的供应商,主要承接主机厂外包的一些短期项目,项目涵盖车身、底盘、总布置、电器、CAE等各个方面,这些项目是多数设计公司的业务来源。但是从去年开始,随着主机厂准备过冬,来自主机厂的外包项目锐减,这不仅导致设计公司收入降低,还引发一些公司低价接项目,带来整个行业生态变差。

汽车设计公司遇到的生存压力,只是整个汽车供应链发展承压的一个缩影。放眼整个汽车上下游产业链,有多达上万家的企业参与其中,是市场容量高达万亿级别的大产业。然而随着中国汽车市场进入负增长阶段,主机厂纷纷开始采取收缩战略,减员降薪、缩减产能的事件频频出现,由此带来的压力也不可避免地传导到了车企供应商身上。它们成了这个“冬天”里最冷的区域。

“前几年主机厂付款基本都在半年内结清,现在超过半年的情况很普遍。一般他们只付给很小百分比的首款,大概是10%到20%,剩下的大头要等他们量产车出来才结清。”在一家为汽车主机厂供应线束、内饰组件的零部件公司工作的张铭说。他说,现在不少业内同行都是在垫资给主机厂供货,在他们看来可以接受降价,但是不能失去订单。

订单锐减、回款期变长,这是当下多数零部件企业面临的两大压力。如今已经有零部件企业因不堪重负而倒下。近日,为国内二十余家主机厂配套的零部件企业国威科技,疑因资金链问题而濒临破产,有消息称这背后与某大型主机厂的回款周期过长有关。

9月4日,工信部发布的《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从中小企业采购货物、工程、服务的,应当在30日内付款;合同另有约定的,最长不得超过60日,逾期应支付利息。未作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1.5倍支付利息。”这一政策被很多汽车行业人士看好,认为中小企业回款有了政策支持。

不过在张铭看来,这个回款政策在短期内并不会改善行业现状,因为只有主机厂手里有钱了才会回款,而那要等到汽车行业回暖的时候。

困难从去年开始

“原来在重庆有很多做外包设计的自由人,今年因为行业变化都没有项目可接,又不得不再出来找工作。”龚大勇称,汽车设计公司的好日子从去年就结束了,今年更加恶化,“最近南京的一家设计公司几个月内连降两次工资,还有一家知名设计公司校招的应届毕业生现在直接违约不要了。”

据他了解,目前东风汽车、江铃汽车等主机厂都砍了项目。而汽车主机厂自身发展不顺,是造成目前汽车设计行业萧条的主因。

汽车设计行业面临的压力只是整个汽车供应链压力的冰山一角,供应商不断有破产的消息出现。近日有相关报道称,国威科技拖欠5000名员工工资逾半年,负债10亿元左右,目前影响14家主机厂被迫停产,其中包括大众、长城、海马、东南、众泰、吉利等等,多数为自主品牌。而今年7月份,国内生产刹车片的零部件龙头公司信义集团负债8亿元,正式宣布破产。

张铭表示,“公司宁可签低价合同,自己垫资供货,也不能丢掉单子,丢了单子就是丢掉了饭碗。但这样的情况不是长久之计。”

虽然倒下的零部件企业各有原因,但是来自主机厂的压力不可忽视,尤其是回款期过长让供应商承担了巨大的压力。而根源在于汽车行业发展的不景气。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2018年乘用车销量完成2371万辆,比上年同期下降4.1%,这是多年来乘用车市场首次负增长,而今年1-8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593.9万辆和1610.4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2.1%和11%。

在汽车行业负增长的背景下,众多主机厂开始战略收缩,今年来已经有力帆汽车、北汽幻速、海马汽车等企业陷入经营困境。合资企业方面,东风悦达起亚、长安福特、神龙汽车均已经宣布了战略调整计划,收缩产能成为主基调。而新造车企业中,也有蔚来汽车开始走上减员优化的道路。主机厂的大调整直接导致支撑其发展的供应商压力陡增,让过去本来就不好的厂商关系变得更加严峻。

IHS汽车行业研究机构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有些汽车制造商要求其供应商每年降低10%的采购成本,供应商疲于应付,整零关系越发紧张,有资本进行技术创新的供应商越来越少,供应商的生存环境越发恶化。

上市零部件公司的财报更能直观说明整个零部件行业正在遭受巨大的冲击。截至9月5日,沪深股市A股中约130家国内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发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公司有95家。

整零关系的新转向

看到一些同行跳槽到整车厂去发展,龚大勇也有所考虑,但他还没有下决心要不要离开目前所在的设计公司。“今年来车企内部也在降薪减员,如果是新人进去更加危险。而且换工作要换地方,太折腾。”

龚大勇认为,目前是固然因为行业不景气带来一系列问题,但供应商面临的问题不全是来自主机厂的压力,供应商自身的发展方向也很关键。在他看来,现在涉及智能化和电气化的设计师很吃香,而传统机械的设计师则面临着饭碗不保的危机。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今年有多家车企都开始减少传统机械领域的人力匹配。网上流传的大众某家合资企业的内部文件显示,今年停止招收机械工程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无独有偶,某电动车龙头车企也在校招过程中明确要求只招收IT方向的毕业生。

有分析指出,汽车企业在校招方向上的转型,折射出企业在研发领域的风向变动。近年来,随着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自动化的转型趋势,越来越多的汽车企业开始从传统制造企业向科技公司和出行公司转型,在研发方面会更加注重新技术的人才,这意味着将有越来越多新技术公司将进入车企的供应商名单,而传统机械制造的人才和供应商则受到压缩。

目前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都开始了转型升级。企业容量超过一万家的中国零部件产业,仍面临“大而不强”的困境。据《AutomotiveNews》发布的2019全球汽车零部件配套供应商百强榜,美、日、德三个汽车强国包揽了上榜企业数量的前三名,分别有25家、23家和19家;中国以7家排在第四位;第15名的延锋汽车饰件不仅是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排名最高的,也是唯一挤进前50名的中国企业。

事实上,因中国汽车工业起步较晚,在传统燃油车的动力系统和传动系统方面,中国零部件企业一直没有优势。“汽车强国的底层,是零部件强国。”在9月17日举行的首届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上,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表示,“当前汽车业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产业链、价值链的重构。这就给我国零部件企业和系统供应商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重要的是,我们要把零部件放在突出重要的位置,加大投入、鼓励跨界参与。”

首页 - https://laluzap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