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推动角膜捐献,让更多患者复明(健康焦点)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胡可芯

在监管压力,叠加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商业银行正在加大调整资产负债表的力度,甚至“重构”。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监管意在抑制同业空转,压降非信贷资产规模,倒逼资金流入表内信贷。

资产负债管理是银行经营的灵魂。

这是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去年6月的一句论断。而这一年,业内正在讨论的一种观点是,从央行到商业银行,都正在 调表 。

在监管压力,叠加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商业银行正在加大调整资产负债表的力度,甚至 重构 。

股份制银行已经基本完成调表,贷款增速和占比反超投资类资产。但是,城商行仍面临调表压力,多家城商行投资类资产占比超过贷款资产占比。其中,郑州银行投资类资产占比51.83%。

近几年来,在同业整顿、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下,银行资产从 表外 回流 表内 ,从 非标 同业 等非信贷类资产回流信贷类资产。

一个背景是,银行的资产中,主要的有三类,一是信贷类资产,即银行的公司贷款、个人贷款、信用卡等;二是投资类资产,包括债券,信托收益权、资管产品等非标;三是同业资产,包括存放同业、拆出资金、买入返售三个传统同业资产科目和应收款项类投资。

从数据看,贷款资产迅速增长,根据国盛证券统计,截至6月末,上市银行170万亿总资产中,贷款规模占比54.6%,较3月末增长2.3%,快于总资产增速。

同业资产继续压降,同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约5.6%;在同业业务加强监管和同业资金市场有所波动的情况下,同业规模较3月压降约3%。

另外,投资类资产占总资产的28.6%,其中,非标资产继续收缩,规模约6.6万亿,较2018年末压缩2500亿元。不过,债券等标准资产稳步增长,债权类资产的占比达到了23%。

这其中,国有大行的资产负债表中,信贷类资产一直占大头,且这一趋势不断加强。截至2019年6月末,五大国有银行的信贷类资产占比全部超过50%,最高的建行发放信贷14.09万亿元,占总资产的57.77%。

业内人士指出,大行在资产端配置上着手颇早。以LPR为例,有大行人士透露,该行上半年新增贷款里面大概有48%左右是用LPR来完成定价的,其他没有用LPR定价的是个人按揭贷款。

华泰证券驻香港首席金融分析师陈姝瑾表示,银行调整资产端配置的动力来自三方面,一是,落实监管支持实体经济的要求,增加信贷投放;二是,在央行降准等措施下,贷款利率高于债券投资和同业市场利率,放贷有望获得更高的收益;三是,包商银行被接管后,同业刚兑逐渐打破,不再全无风险。

不同调表策略

调表力度较大的,是包括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在内的中小银行。

股份制银行中,兴业银行调表力度最大,该行此前同业、投资类资产占比较高。经过调表,该行贷款比重从2016年的不到1/3,迅速增加到今年6月末的超45%。仅2019年上半年,兴业银行贷款比重45.22%,较上年末增加2.93个百分点,投资类资产比重40.53%,较上年末下降2.56个百分点。

该行高管在分析师业绩会上表示,在资产规模不 缩表 的同时,存贷款增速实现 双11% ,快于资产规模4%的增速。在调表方面,兴业实现 两个3000 和 两个3万 ,前者是指存款增量3600亿,贷款增量3100亿;后者是指法定利率存款规模超过3万亿,贷款规模超过3万亿。

兴业银行是如何调表的?答案是压缩非标和同业。

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4月独家报道,兴业银行高管称, 市场上很多人对兴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重构都表示怀疑, 2017年以来,对于监管 三三四十 、市场利率大幅调升的宏观环境下,兴业压力很大,为此提出主动降低资产增速。 当时有几家股份行通过缩表方式来应对,但兴业得出一个结论:在不缩表的情况下重构资产负债表。

他表示,自2017-2018年,兴业实现了三个变化,一是 两个9000 ,兴业表内贷款新增9000亿元,同业非标投资压缩9000亿元。其中个人贷款突破1万亿;二是 两个6000 ,客户存款新增6000亿元,标准化债券投资新增6000亿元;三是 两个9.5% ,贷款占比提升9.5%,同业负债占比下降了9.5%,按照监管口径去年底已经不到25%。

其他股份制银行中,民生、浦发、光大的调表力度也较大。根据Wind统计,自2016年至2019年6月末,光大的信贷类资产占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至54.46%;仅今年上半年,光大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在资产总额中占比28.76%, 比上年末下降1.45个百分点。同期,民生、浦发的信贷类资产占比提高了超过8个百分点。

但是,民生、浦发调表在今年上半年出现反复。民生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从2017年末的46.25%,上升至2018年末的50.18%后,又略微下降至今年6月末的49.36%;该行交易和银行账簿投资净额上半年上升1.5个百分点。

此外,2019年上半年,兴业、华夏的同业资产逆势增长,按照传统口径计算增幅近1000亿元,分别增长999.63亿元、954.9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股份制银行调表往往与 大零售 转型互相配合,通过零售端发力替代同业。

例如,浦发银行上半年零售存款突破8000亿元大关,但平均成本率相较上年同期有小幅提高。该行行长刘信义指出,虽然零售成本提高,但零售存款的增长替换了更高成本的负债,同业负债下降了3%,相当于是增加了规模,又降低了总成本。

城商行调表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城商行调表压力。

此前,部分城商行的资产负债表中,投资类资产占比较大,甚至超过贷款规模,此类城商行通过理财、同业等业务获取高息差,并将资产规模迅速做大。

不过,各家城商行同业资产占比普遍较低,均为个位数,但投资类资产占比均较高。

根据国盛证券统计,南京银行、宁波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占比均超过贷款资产占比。其中,郑州银行投资类资产占比51.83%,远超贷款占比35.75%。

郑州银行的投资类资产中,主要是非标资产。该行2493.40亿证券投资及权益工具投资,较上年末增长5.58%。其中,信托计划项下投资产品、证券公司管理的投资产品占比分别为37.09%、22.74%,其他债权融资计划、再保理、其他投资等占比10.90%。

此外,长沙银行、贵阳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占比也分别为49.4%、49.1%、46.8%、46.0%。而从贷款占比看,仅北京银行、西安银行贷款占比超过50%。

城商行的贷款增速已经开始反超金融资产。2019年上半年,贵阳银行贷款和垫款本金总额1937.33亿元,较年初增长13.76%;该行金融资产2690.7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30%。

同期,宁波银行贷款和垫款总额4704.58亿元,比年初增长9.64%;证券投资5646.1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53%。

城商行的同业业务正在受到监管。9月2日,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目前,对城商行同业业务监管,执行现行商业银行统一监管规定。对有关指标进行日常监测,属于非现场监管常规工作。

此前8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报道,部分城商行同业业务的资产负债规模和占比过高,监管意在监测同业规模,并逐步压降。

具体为,部分地区银保监局对不同监管评级的银行做出限制,要求本行全部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的比例按不同评级分别不能超过300%、400%、500%;与之对应,全部同业负债与一级资本净额的比值分别不能超过200%、300%、400%。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监管意在抑制同业空转,压降非信贷资产规模,倒逼资金流入表内信贷。当前无风险利率中枢已经处于低位,监管意在解决部分银行的信贷资产与非信贷点差较大这一结构性问题。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广告热线  北京: 010-57613265, 上海: 021-61283008, 广州: 020-84201861, 深圳: 0755-83520159, 成都: 028-86612828

首页 - https://laluzapp.com